20xx新闻记者辞职报告的范文

  辞职报告要将报告的事项和理由写清楚,使对方能透彻了解你的要求和具体情况。以下是由搜普范文小编为大家收集整理出来的20xx新闻记者辞职报告的范文,希望能够帮到大家。

  篇一:

尊敬的xx总监: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慎重考虑,我决定向单位提出辞职。

  做记者掐指算来已经3年,一试锋芒,回过头来身后依然荒凉。

  曾经千万个小时消磨在时间的秒格里,希望人生能够拨云见日,可是如今发现,改变得了这个世界,却改变不了自己。常常提醒自己要振作,即使难过也要坚强,曾经笑着流泪,却无法掩埋深藏的悲伤。用每一天的灿烂去笑面人生,却不见得辉煌。也许麻醉是最好的方式,不去在乎人生的伎俩。做名记者没有习惯的光鲜,即使无助也只有自己扛。记录了千万个人生,却写不下一个自己,这是职业的宿命。无法理解的事情太多,心情伤痛,还要背负折磨,即使快乐也很伤。我很累了,想换个环境。

  再次感谢广电总台,感谢广播新闻频道,感谢各位领导!

  此致

敬礼!

  辞职人:

  20xx年xx月xx日

  篇二:

尊敬的领导:

  感谢您阅读我的辞职申请书! 经过几个月的慎重考虑,和内心的挣扎.我决定上交这封无奈的申请书,重新定位我的生活状态。

  首先要感谢的是这2年多工作以及来培养我、帮助我,支持我的各级领导和兄弟姐妹们,这份感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。

  2012年9月9日,我又一次为了梦想闯进了梦寐以求的电视台大门。经过1年多工作的磨练,这段美好的欢乐时光深深地印入了我的心里,暂且不谈成败得失,起码和兄弟姐妹们相处是真诚的,没有任何戒心的。

  记忆犹新的是2013年年底在新闻中心开会的时候,会议内容是让大伙谈谈对社会新闻的看法,并随即对开播《新闻赶摆场》表态,很多老同志由于种种原因表示反对,而且还有老记者煽然泪下,用自己的事例反对开播新栏目。当时我唯一的感受是无助、无奈、无聊,甚至已经绝望,可回头想想确实不然,大伙都是肉长的,谁有胆儿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呢!值得庆幸的是,在领导的坚持下,《新闻赶摆场》最终还是诞生了。

  再者,感谢各位领导让我发挥了自己的优势,几部可以称为我的“实验”片的短纪录片随之诞生并上演。这些东西都是我短短20几年的思想经验,虽然幼稚、极端,但却是我的人生态度的体现。拥有这样的机会是不可多得的,甚至是得了一次少一次,我十分珍惜它,在此,再一次感谢各位领导的支持。

  我是个热爱哲学的人,虽然学得浅显,但随时随地都在问自己这样的问题:你为什么活着?你活着有意思吗?这也许就是我的人生态度:虽不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于我心。

  往复循环的日子,同样的工作、同样的工作内容、同样的采访对象、同样的选题、同样的为人处世原则、同样的商业性质、同样的用酒精挥发着自己的假面、同样的处理无端、无聊的事情、同样的没有时间去扪心自问:“你为什么活着?你活着有意思吗?”

  感谢所有培养我的人,支持我的人,感谢所有爱我、恨我的人!请领导理解并给予批准!

  此致

敬礼!

  辞职人:

  20xx年xx月xx日

  篇三:

  我申请解除在《财经》杂志的劳动合同。作为《财经》工作近四年的普通一员,我自己对此感到遗憾。

  《财经》是我在大学时就倾慕的一份杂志,其品牌的打造和价值观的树立,来之不易。虽对其母公司所知甚少,我仍相信,公司在过去十年中,为《财经》独特品牌与价值观的形成,提供了必要的孵化条件和极其重要的支持。在中国的媒体环境中,这些条件和支持更是难能可贵。正因如此,今天我仍愿意提笔之初写下"尊敬"两字。

  《财经》对中国社会尤其新闻界的价值,已远远超乎其每年所赚取的可见收入。从《财经》九月底出现人事动荡以来,社会各界尤其新闻圈热烈的关注度,可见一斑。这远非其他同类媒体所能比拟。同时,那麽多人选择离开也表明,舒立在《财经》的作用毋庸置疑。

  作为学新闻、做新闻十年有余的年轻人,我难以想象:这块中国罕见的能做真正新闻的净地,这面独树的新闻专业主义的旗帜,这张难得的讨论中国制度改革的课桌,不是因为强权的压制、不是因为竞争对手的攻击,而竟因自残而受损,以致可能丧失。

  《财经》员工的薪酬水平的相对低廉,这是业界不争的事实。即便如此,每年都有一些的条件优秀的年轻人愿意申请加入,他们中不少甚至是降薪来就。同时,每年也有一些成熟的骨干离开《财经》,谋求更高薪酬的工作。

  若是出於对中国新闻和改革事业的真正呵护,我想在《财经》盈利状况允许和发展形势尚好的情况下,调整薪酬水平和拓展《财经》发展空间的谈判之门应该敞开而不应关闭。

  中国新闻史上,历史份量巨重的中文报纸《大公报》的经验和教训至今可鉴。1926年9月,吴鼎昌、张季鸾、胡政之合组新记公司,接办英敛之创办的《大公报》,三人拟定五项原则:

  1,资金由银行家吴鼎昌一人筹措,不向任何方面募款。

  2,三人专心办报,三年内不得担任任何有奉给的公职。

  3,胡政之、张季鸾二人以劳力入股,每届年终,由报馆送于相当股额之股票。

  4,吴鼎昌任社长,胡政之任经理兼副总编辑,张季鸾任总编辑兼副经理。

  5,由三人共组社评委员会,研究时事,商榷意见,决定主张,轮流执笔。最後张季鸾负责修正,三人意见不同时,以多数决定,三人意见各不同时,以张季鸾为准。

  解放前,《大公报》无论是在新闻上还是在经营上都是极其成功的,其最终陨落的主因在於难以抗拒的历史政治因素,但其独立报人的传统一直影响到如今的香港《明报》和《信报》。

  《财经》十年来的成功,能给中国留下什麽?真的超过先贤了吗?1926年9月1日,《大公报》在复刊号发表的《本社同人之旨趣》中,提出了着名的"四不"社训:"不党、不私、不卖、不盲"。

  作为普通员工,我不能尽悉目前《财经》动荡的局面究竟如何一步步酿就,但从零星的网上信息和坊间传言来看,曾经似乎已朝着"四不"原则的先贤之路迈步的《财经》,如今毫无疑问地在"不私"两字面前滑倒了,正如《大公报》的一些先贤在"不党"两字面前摔跤一样。

  媒体若不能成为真正的"公器",也不应该成为一部仅仅赚钱的"私器"!我相信,那些愿意降薪降职来到《财经》的人,并不期望自己在这里发大财,也许是为了"成名的想象",而也许,就是那样简单,不过是为了在这块黄土地上找到半寸新闻净土以"立锥"。

  历史选择了你们,你们没有选择历史。这两个月中发生种种不堪的景象,已经极大的消解了《财经》十载垒积的半寸高台。我无意在这里做任何道德指责,我所信仰的上帝每天都提醒我,我同你们一样是罪人,一样软弱,一样难担重负。但也许你们能像我一样,正如我能像我所跟随的耶稣那样,试着先拿走那颗坚硬冰冷自傲的心吧。

  尽管我没有亲耳听到你们关於眼前这件事的描述和解释,但我愿意相信,你们做出关闭谈判之门的决定时,有着与《财经》采编团队离职同样充足的理由。祝愿《财经》走好,毕竟它的读者是无辜的。

  在这最後,我只是希望(哪怕是奢望)无论结果如何,分手的双方不要再互相谩骂和攻击,尤其以暗昧的方式,无论是传播谎言还是网上删贴。为中国的新闻人留下几条不那麽干净但仍努力保持洁净的小路吧,毕竟,还有那麽多稚气学子的清澈的眼睛在看着你们,他们正如当年的我一样。

  《财经》记者XX

相关推荐